点击关闭

增长净利润-未来3年招行净利润增速依然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

【天猫双11狂欢夜】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紅刊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編輯 | 何艷招商銀行2019年第三季度凈息差環比下滑12個基點,其中生息資產收益下行約8個基點,負債成本上行約6個基點。部分券商研究員將此定義為凈息差的趨勢性下行,並以此推導出招行的高速增長或出現向下的拐點。筆者並不認可這種觀點。銀行損益表由多方面組成:凈利息收入、非利息收入、營運費用、減值損失等,凈息差只是凈利息收入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更何況凈利潤還有其他幾方面因素制約。筆者看來,在國內不爆發惡性經濟危機的前提下,未來3年招行凈利潤增速依然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長,甚至超越今年的增速。 凈利息收入依然可穩定增長目前我國的商業銀行多數還是以凈利息收入和變相的凈利息收入(如信用卡分期手續費)為主。招行未來如果想要保持中高速增長,凈利息收入至少要保持穩定增速。而凈利潤增速的兩個重要因子為規模和凈息差。關於凈息差,對公業務的凈息差高低和經濟繁榮程度密切相關,經濟越繁榮,企業對資金的需求就越大,資金價格就越高,而資金價格最終體現在凈息差上。但是,經濟情況對零售貸款利率的影響就很弱。以恆生銀行和富國銀行為例,這兩家銀行在美聯儲啟動加息之前長時間處於低利率環境中,但它們的凈息差依然長期保持在2%~3%的中等水準,究其原因就是兩家銀行都有大量的零售信貸業務。就招行凈息差而言,首先要考慮的是此次三季度的凈息差到底是偶然還是趨勢性因素。筆者認為兩者兼有,資產收益率的下行和對公貸款需求疲軟有很大關係,招行在第三季度加大了票據的配置,而票據的特點是風險低於貸款但收益率也偏低。所以,資產收益率下行中有趨勢性因素。招行已通過增加零售資產的配置最大範圍化解收益率降低的影響。從2014年底開始,央行經過6次降息,將1年期貸款基準利率從6%降到了4.35%,隨後一直保持這個水平。但是招行的凈息差卻保持相對穩定,並且這幾年還在逐步走高。另外,此次三季度負債成本的大幅上行可能和招行搶在結構性存款新規出台前搶作高成本的結構性存款有關,後續負債成本的走勢還有待繼續觀察。凈利息收入除了凈息差因素外,另一因素就是規模。這一點,招行今年採用了以量補價策略。到第三季度,總資產擴張12.25%。這一數據遠超行業均值,極大緩解了凈息差下行給營收帶來的壓力。是否所有的銀行都具備以量補價的能力呢?很遺憾,以量補價受到兩方面的限制。第一是資本金,擴張資產負債表必然帶來資本金的消耗,而招行是國內6家實施資本高級法的銀行之一,資本高級法結合招行以零售為主的業務方向可以極大節省資本金。招行三季報雖然總資產同比增長了12.25%,但同比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只下降了9個基點。第二則是低成本穩定負債的支撐。通常銀行的資產以長周期貸款為主,為防止期限錯配,銀行必須以穩定性較好的存款與之匹配。如果想要提高資產規模增速,存款增速必須跟上。招行近兩年連續啟動的對公補短板和零售北極星計劃將培養客群放在首位。依靠客群的快速增長,使得招行在存款規模提升的同時還能保持業內非常低的存款成本。可見,招行在資產配置、客群建設方面下的苦功起碼可以保證未來2~3年凈利息收入保持在一個穩定的增速。不會成為招行凈利潤增速羈絆。 非利息收入可能成為新的增長引擎招行今年營收增速相對放緩,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一向引以為傲的非息收入增速顯著放緩,特別是受托理財收入受到理財新規的影響嚴重拖累整體手續費增速。由於招行的理財規模位居業內第二,高達2萬億元。理財規模第一位的工商銀行托理財規模和招行相比只略高一點。但考慮到工行的資產規模是招行的4倍,所以,招行的受托理財收入對總營收的貢獻率為業內第一。最近兩年理財新規影響了招行理財的發展進度,受托理財收入大幅減少,具體數據參考附表。招行的理財業務從2017年後受到理財新規影響開始走下坡路。理財收益率、理財規模和總資產的比例都在持續降低。受托理財收入更是從峰值時的143億元降到今年的約66億元。招行的很多理財業務最近兩年都處於觀望階段。隨著理財新規的出台以及2019年11月1日招商理財的獲批開業,其資管業務有望迎來涅槃。資管業務低資本消耗、低風險的特點對於招行輕資產、輕資本轉型意義重大。假設招行理財業務未來3年可恢復到2016年的峰值(和總資產的比例達到40%,資管收益率達到0.55%)那麼3年後受托理財業務收入可以提升到(74000×1.08^3)×40%×0.55%=205億元。和2019年預計的66億元相比,受托理財業務收入可提升139億元。這個數據和2019年920億元左右的凈利潤比可提升139×75%/920=11.33%,年化提升3.64%。也就是說,未來3年以受托理財業務為主的資管業務能每年給凈利潤貢獻額外3個百分點的凈利潤增速。包含受托理財業務的非息收入有望成為招行新的增長引擎。 過高風險抵補準備金或成利潤蓄水池前面從收入角度探討了招行未來支撐盈利中高速增長的2個支柱,最後,再說一下費用支出方面。銀行費用支出中,信用減值損失計提是比較大的一塊,以招行為例:2018年招行的信用減值損失計提超過600億元,占當年凈利潤超過3/4。減值準備餘額又被投資者稱為銀行業績的蓄水池,收入好的年景多蓄水,收入不好的年景放水,最後達到平滑利潤的目的。截至2019年三季報,招行的貸款減值餘額高達2180億元,不良貸款覆蓋率409%。而其不良率已經下降到了1.19%的水平,在大中型銀行中屬於最低水平。招行減值準備的蓄水池已遠超風險抵補的需要。財政部此前給出的金融企業會計準則征求意見稿中明確提出,對於金融企業減值準備超過監管要求一倍以上的部分屬於過度減值,需還原成收入並按規定分紅。雖然這一意見稿還未正式通過,但未來該意見稿最終落實的可能較大。招行目前的2180億減值準備中至少有超過500億的過度減值。這部分可以通過會計年度中減少或者不增減值損失計提的方法逐步平滑掉。如果營收增長而減值不漲甚至降低,那麼凈利潤增速勢必會顯著高於營收增速。未來3年,招行依然很可能保持凈利潤中高速增長,現在談招行的增速拐點為時尚早。

(本文已刊發於11月9日的《紅周刊(博客,微博)》)

文 | ice_招行穀子地

.END.轉載請在文章下方留言公眾號名稱及ID;轉載文章開頭請註明來源於紅刊財經(hkcj2016)並註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