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阿里增长-本季度阿里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62%至107.21亿元

【黑寡妇超级碗预告】

高盛則表示,維持對香港上市的阿裡巴巴“買入”評級,列於“確信買入”名單,目標價277港元。

除了創新開拓,類盒馬的新零售項目還包括改造項目。天貓超市與高鑫零售的就是其中之一。阿裡數字化賦能的也在其中起作用,比如,菜鳥物流能力的介入,在高鑫零售門店之外提供“半日達”服務。

數娛業務作為阿裡“流量”增長的生態體外圍入口,從2016年成立開始,阿裡大文娛一直在質疑聲中前行。三年連換三位總裁、虧損持續擴大。

17年前“非典”肆虐,彼時PC時代的淘寶異軍突起,這也給電商這一新的消費方式留下了“大爆炸”的註腳。馬雲時代的阿裡逐步壯大,而後弓馬殷實,良將如潮,大象跳舞。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本季度,阿裡本地服務業務和菜鳥物流業務同比增長有所上升。以餓了麽為主的本地消費收入同比增長47%,新增消費者中有48%來自支付寶APP。

另外,核心商業經調整EBITA(息稅前利潤)同比增長26%至580.75億元,經調整EBITA利潤率41%。

對於張勇時代的阿裡而言,其生態體內的勁敵不再少數。拼多多算是其在實物電商中的頭號敵人,而美團則是其在生活服務電商方面也是鐵板一塊。

自營是個燒錢的主兒。因而盒馬鮮生是在阿裡系平臺之外“重新培養”,這其中的門店成本、供應鏈拓展等都需要真金白銀往裡面砸。

“黑天鵝”大考之下,阿裡做出科技龍頭企業的表率,其雲計算、物流、生活服務等生態體內的版塊都加入到這場抗疫戰鬥中,即便是在下個季度阿裡財報數據增長或受挫,也不會影響人們對其未來的判斷:危機中不乏轉機,因為時日還長。

此外,在具體的業務板塊上此季度財報需要圈點的,還有雲計算和數字媒體&娛樂業務。

然而,大象跳舞之後,後馬雲時代的阿裡如何進擊才能保持增長的舞姿?更兼處於國內宏觀經濟下行、零售增長乏力、新冠疫情等壓力之下,顯然,阿裡作為電商巨頭遭遇增速下滑的風險比不足為奇。

數字化是阿裡未來攜“商業經濟體”以號令天下的終極前景,用阿裡的話說就是賦能。愉悅資本的劉二海曾提出過中國的新基礎設施,什麼是今天的中國新基建?就是以移動支付、發達的物流、5G技術、中國的製造和雲計算為底層基礎,催生的創新空間。這其中自然是機會無窮。

PC時代,淘寶把最大的外部流量源百度給屏蔽了,而騰訊的拍拍也沒有在其中起作用,所以PC時代,淘寶在電商是一家獨大,占領80%以上的市場份額。此格局一直持續到移動互聯網到來的前幾年。而後,就是微信的崛起,併成為互聯網最大的流量池,百度因此也沒落了。這時候,淘寶屏蔽微信失靈了,拼多多則在其中吸取微信的養分成長了起來,轉而刨阿裡流量的根基。

2019年盒馬開店的速度放緩的同時,也在嘗試合作或者多業態的模式,毋庸置疑就是在成本上考量。正如,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互聯網經濟研究室主任李勇堅認為,盒馬鮮生線上訂單量占比若超過70%,那線下門店將不再需要太大的展示面積,否則平衡人力、租金成本來看,會很不划算。

在2019年Q3之前,淘寶用戶基數仍大於拼多多,但兩者差距越來越小,Q3僅為拼多多的129%。差距縮小的背後,是淘寶活躍用戶同比增長幅度的逐漸下降。2018年其活躍用戶同比增長在23%左右,19Q1下降至18%,19Q4降至12%。由此可見,阿裡面臨的威脅。

同樣是戰略性虧損單元,而數娛版塊卻比不得雲計算版塊,其虧損卻不斷拉大。其本季度虧損32.98億元,與上一季度比虧損拉大近10個億,以此計算,本季度該業務虧損率高達45%,遠高於上季度的30.25%。

17年後今天,新冠肺炎這一“黑天鵝”的疫情抗疫,依然處於關鍵時期。此時,步入張勇時代的阿裡市值已高達5892億美元(美股截止2月14日收盤),其已經是全球市值前五的互聯網科技企業。

不過,從財報數據中可以看出一些變化。

阿裡的新戰役依然離不開的是流量戰役。

CFO武衛陳預計下一季度的營收將不可避免的放緩,並不排除較大幅度的放緩,而各項業務的收入有可能出現負增長,並且,淘寶、天貓、本地生活服務也可能會出現收入增長為負的情況。而CEO張勇則稱業務複蘇“主要還是看疫情持續的時間”。

2月1日,亞馬遜也公佈了雲計算業務AWS的營收情況,2019財年AWS的收入為350.26億美元,同比增長36.53%,占亞馬遜總營收的12.49%。在第四季度,AWS的營收為99.54億美元,同比增長33.97%。不過,AWS貢獻的營業利潤為25.96億美元,占公司經營利潤高達67%。其中的盈利能力,並非一般。

這些都是阿裡在新零售業務上的推進和實現。另外,多提一下,這次疫情爆發之下,也激活了阿裡在自營方面的業務,在快消生鮮方面的品類某種程度上,也彌補其在優勢的服裝品類的受挫。

最後的新變量中必須提及阿裡的新零售業務。

阿裡雲業務和數娛業務營收及虧損情況(數據來源於阿裡財報)

大盤增長創新低在阿裡發佈的2019年四季報中整體而言,大盤數據整體趨穩,且超預期。

過去一年,盒馬鮮生在過去一年中持續地開疆拓土,打造多業態模式,目前已經擁有197間盒馬自營的門店,主要位於一二線城市。作為新零售“第一工程”的盒馬模式還將繼續加大在全國的門店密度和滲透力。

新變量實際上,在追求把蛋糕做大,維持大盤增長,業績承壓等方面,阿裡一直尋求破局,這其中反覆出現的關鍵詞——直播(內容營銷)、下沉市場、新零售。它們可謂是過去一年裡阿裡尋求增長的新變量。

此季度財報顯示,阿裡在數字媒體及娛樂分部收入73.96億元,同比增長14%,占總收入比例為5%。此業務的營收增速重新回歸低位區間。上季度,該業務同比增速達到了23%,一舉扭轉連續四個季度同比增速持續下滑的頹勢,本季度則再次回歸下滑通道。

財報數據顯示,阿裡的核心商業業務收入達到1414.75 億元,占總營收的88%,其中,中國零售商業收入同比上升36%至1104.58 億元。天貓線上已付實物商品交易額(GMV)同比增長 24%,主要受惠於快速消費品及消費電子產品的銷售增長。

總而言之,阿裡的業務主戰場依然是核心商業業務。

截止2月14日收盤,阿裡報收219.63美元,跌0.33%。中金因疫情影響下調阿裡巴巴2020財年收入預測2%,分析師Yue Wu在報告中指出,假定業務可以在2月下旬逐步複蘇,預計阿裡在中國零售和本地生活服務業務將分別下降12%和15%,不過這些業務的衝擊可能部分被新零售和雲服務所抵消。

48%的新增消費者來自支付寶,這證明阿裡體系內的流量遷移推動作用正在顯現。

2019年第四季度報告顯示,阿裡巴巴營收1614億元,同比增長38%,超過市場預期1592.09億元。與此同時,阿裡巴巴依然賺錢。

此外,阿裡重點佈局的流量增長單元就是——下沉市場。

排版 | 陸水月責編 | 陸遠

然而,數娛業務板塊卻不容樂觀了。

要想新變量能夠起作用,這樣打通將是張勇時期的長期命題。不過,新冠疫情將是阿裡財報增長的短期問題。

如今,阿裡系流量主要有兩大引擎,淘系電商以及支付寶。比不上社交,交易導向的阿裡生態體之間的流量遷移,簡直難於上青天。不過,此番財報中支付寶和阿裡生活服務之間的交叉效應可以算是一個驚喜。

來源 | 地歌網作者 | 陸水月“新冠疫情將帶來重大挑戰,3月份當季營收增長受到負面影響。”在新冠疫情之下,阿裡集團董事長兼CEO張勇在2月13日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上,如是說。

從流量的路徑上,還有一條線那就是支付。微信和支付寶在多年的支付大戰中,讓支付徹底在線上普及,也成為兩大國民級的應用。

財報顯示,本季度阿裡雲計算收入同比增長62%至107.21億元,此成績是其單季收入首次破百億的轉折點,增長的主要原因是公共雲與混合雲業務的收入貢獻均實現增長。值得註意的是,作為戰略性虧損單元,此季度阿裡雲經調整EBITA虧損3.56億元,虧損數據呈現出收窄的信號。

張勇表示,近期(受疫情影響),阿裡在電商品類需求上也出現了不少變化,像食品、生活用品、快銷品這些品類,有了非常快的增長。而對於其他的像服裝和消費電子的產品,則存在著挑戰,主要來自於供給的困難以及消費意願的下降。

顯然,下沉依然是未來阿裡流量增長策略的重中之重。

阿裡營收和凈利潤情況 (數據來自阿裡財報)

顯然,阿裡雲計算業務擔綱接下來的“增長”單元。

在核心商業版塊,阿裡核心電商業務中,商戶服務營收與佣金營收在總營收的占比為52%,而兩項業務的增長分別是23%與16%,兩個指標數據均遠低於38%的總營收增速。

影視行業是一個高成本投入的行業,阿裡大文娛項目不斷往外燒錢,而其盈利能力卻乏善可陳。未來幾年,此業務還將是阿裡增長的拖後腿單元。

去年12月,張勇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其中,阿裡媽媽“回歸”淘系電商,剛成為獨立事業群的盒馬併入B2B事業群,此外,阿裡整個戰投部也正在進行組織升級,所有散落在各個業務主體的投資部(螞蟻金服戰投部除外)全部劃歸到集團投資部統一管理,包括餓了麽、菜鳥、阿裡健康、阿裡影業等業務的投資部。

尋找新的增量主要有四大方向——海外、下沉、線下、自營(新零售等),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新變量。

在營收和凈利潤指標均超預期的情況下,在用戶指標上亦有亮眼之處。

薇婭的雙11一場直播營業額就能敵上一個商場,直播是蔣凡擔綱淘寶、天貓總裁以來,重點推進的拉動增長的業務之一,淘寶直播已成為成長最快速及有效的營銷模式之一。

在2019年四季度財報中,阿裡也首次公佈了直播方面的成績。財報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 12 月,藉由淘寶直播產生的 GMV 以及觀看淘寶直播的月活躍用戶數量,均同比增長超過一倍。

在這般狀況之下,阿裡於2月13日發佈的截至2019年12月30日的2020財年第三財季財報(以下用自然年即2019年Q4財報來表述)很值得關註,透過此季財報,看阿裡如何力輓“增長拐點或至”的狂瀾,這其中有哪些信號可捕捉?

去年第四季度,其實現的凈利潤高達501.32億元,同比增長62%,其中因螞蟻金服33%股份的而獲得的收益為23.36億元;歸屬普通股東的凈利潤為523.09億元,較去年同期的330.52億元增長58%;經調整EBITDA (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558.8億元,去年同期為407.08億元。

這些年,阿裡近乎大手筆地瘋狂彌補“社交”帶來的先天缺陷。如物流方面投資通達系,收購地區配送企業,重組本地生活服務,在大文娛和體育方面下手頻頻,不斷拓寬業務範圍,使阿裡由早期的電商企業進化為龐大的商業經濟體。

此外,根據SEC最新披露的數據,阿裡巴巴是摩根大通持倉前十大標的里唯一的一家中概股,占比0.96%,持倉約2416萬股,價值約51.26億美元。看多的頭寸,依然是押寶阿裡未來的前景。

財報顯示,阿裡的核心電商業務收入達1414.75億元,同比提升38%。其中,廣告占38%、佣金占14%,新零售占16%,三項收入共計68%,是核心電商收入的大頭。

餓了麽和菜鳥物流增長情況(數據來源於阿裡財報)

雲計算業務作為阿裡的第二大營收業務,在本季度中表現比較突出。

報告顯示,阿裡在中國零售市場的移動月活躍用戶數量達8.24億,較2019年9月底增長3900萬;中國零售市場年度活躍消費者達7.11億,較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的12個月期間增長1800萬,其中超過60%的新增年度活躍消費者來自欠發達地區。

阿裡重啟倚天劍聚划算,以期作為核心的淘系營銷平臺,要其在下沉市場中撕開一大道口子,按照聚划算總經理的說法,聚划算作為核心營銷平臺,並不生產商品,而是基於7億淘系大數據,對商品設計到工廠製造的鏈條進行數字化改造,幫助品牌在下沉市場獲得新客,從供給側發力,為消費者提供“好貨好價”的商品。

目前,阿裡雲與亞馬遜、微軟、谷歌共同競逐全球雲計算市場,也從中得知阿裡履帶戰略中的“增長”設計邏輯。

兼處於國內宏觀經濟下行、零售增長乏力、新冠疫情等壓力之下,阿裡作為電商巨頭遭遇增速下滑的風險將如何化解?

這其中的信號在去年年底的組織結構調整中可知。

阿裡是交易導向型的基因,嚴格而言,平臺之間的流量遷移是比較難轉化的,這便是張勇時代的任務——打通平臺,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互通互聯的生態體。

由此可見,新零售和生活服務成為了阿裡核心商業版塊的主要驅動力。顯然,兩大驅動力均來自於阿裡“本土”電商業務之外,側面展現了阿裡重金投入的新項目初顯成效。

此外,其經營利潤同比增長甚至從19Q1的9%迅速跌至-44%。

阿裡菜鳥業務以及新零售業務營收情況 (數據來源於阿裡財報)

另外,不容忽視的是,阿裡系生態內出現了交叉營銷效應。

在疫情隱憂之下,市場對阿裡的預期值是如何呢?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IT老友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換言之,阿裡是平臺模式的基因,本質上依然是營銷驅動增長的思路。不過,在財報數據上,也看到了變化。在整體年活躍買家數據同比增速下滑至12%的情況下,在放緩的新增用戶中有過半即60%的新增用戶來自欠發達地區。

然而,在這三者之中,與淘系電商關聯最大的是廣告與佣金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分別增長23%與16%。與之相比,新零售業務(盒馬鮮生、天貓超市在內的自營收入)卻大幅增長128%。同時,本季度保持三位數字增長的還有一個版塊,那就是以餓了麽為首的生活服務版塊業務。數據顯示,阿裡本地生活服務呈現47%的勁增。

“黑天鵝”大考在財報電話會議上,阿裡巴巴CFO武衛表示,新冠疫情預估會影響在3月季度收入,有可能收入增長率會大幅度下降。第一是直接的影響;第二是給到商家的扶持和資助的項目。

下個季度的增長就是“黑天鵝”之下的大考。

阿裡用戶數據情況(數據來源於阿裡財報)

去年12月,張勇進行組織架構調整時就強調,阿裡新一輪面向未來的升級,集中發力全球化、內需、大數據和雲計算三大戰略。毋庸置疑,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就是在消費行為即內需這個點上。

不妨從亞馬遜AWS的業務情況可略窺一二。

阿裡收入結構圖(數據來源於阿裡財報)

由此可見,在阻止阿裡增速下滑依然需要靠規模效應,繼續把盤子做大,夯實。

公眾號 | itlaoyou-com

然而,阿裡即便在營收、凈利潤等方面的數據超預期,而其卻難掩增速上的放緩,阿裡營收增長同比數據已經跌破40%,創下了歷史新低,且營收增長主要依靠新零售快速增長,一方面是基數大;另一方面則正在遭遇增長的瓶頸。

目前盒馬鮮生已經跳出一年前35%的利潤率低谷,重回上升軌道,部分利潤率已突破40%。三財季,反映新零售收入水平的一項錄得258.14億元,同比增速高達128%,遠高於總營收增速,再次成為本財季阿裡營收增長引擎。